长风万里

春去秋来,长风万里。
时光绵长,总有故事。

【常时/常樾】午时风 4

1  2  3  5  6-end

安宁从酒柜里挑了瓶红酒,拧开木塞,暗红的液体顺着倾斜的瓶口细细一线落进剔透的高脚杯里。
她把其中一杯端起来递给时樾。
时樾接过酒杯晃了晃,他坐在沙发上,两条腿有些无处安放似的搭在矮凳上。
安宁靠着他坐下,裙摆带起一阵细小的风:“你跟郄浩闹掰了?”
时樾手一顿:“谁瞎说的?我跟他掰了,以后出门谁给我养狗?”
安宁看他:“有人跟我说你跟郄浩几个月没怎么说话。”
时樾挑眉,颇有些无所谓的跟安宁碰杯:“我昨天才去他家里接狗,在酒吧不说话算什么,我们天天电话聊天到深夜。”
安宁弯着眉眼愉快的笑起来,曲起手指敲了敲时樾的手腕:“你正经些,我懒得管你们貌合神离还是如胶似漆,不过交情浅了最好,免得惹麻烦上身。”
时樾脸色一冷:“条子的事跟他有关系?”
“你想什么呢,那事儿已经处理干净了,”安宁把酒杯放下,“我就是提醒你一下,我们自己人里有鬼,走路当心,别踩了钉子。”
时樾还没说话,安宁又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问:“对了,听说你仇家找来了?”
时樾愣了愣,随即笑了:“我哪里来的什么仇家,年轻的时候眼神不好看错几个人,很正常的。”

时樾拒绝了共进晚餐的邀请,从安宁家出来开车直奔清醒梦境。
他没有走客梯,在地下车库停了车又出去绕到大楼另一侧,从口袋里摸出一枚镜筒———这个街角仰头正好可以看见十六楼清醒梦境酒吧的休息室,窗帘拉开了一半,傍晚的火烧云映在玻璃窗上,在镜片后模糊成一片瑰丽的磅礴之色。
时樾顺着人流进门,跟着送货的师傅一起进了清醒梦境后厨。
在小仓库搬东西的服务生看到他有些诧异:“时哥好,您…检查卫生?”
时樾顺着往仓库看了一眼,说:“没有,我看看有什么东西缺货。”
服务生说:“我给您找货款单。”

常剑雄进了酒吧一眼看到角落里的时樾。
大约是得了什么嘱咐,附近几个吧台都没有人。
他手里端着酒,凳子调的太高,腿垂下来也踩不到地板,看起来好像是挺有闲情逸致的在消磨时间。
常剑雄往前走了两步,没人拦。
他走近了才看到时樾面前摊着两个本子,一本是酒吧进出流水,另一本记得乱七八糟,没什么头绪,但是看数额明显不是酒水账单。
常剑雄心里一沉,扬手夺了时樾手里的酒。
时樾诧异的看他一眼:“常少爷今天买不起酒了?”
常剑雄没跟他呛,把剩的半杯酒一口喝干,杯子砸在吧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常剑雄盯着那只杯子出神:“这么多年,你为什么不找我?”
常剑雄说:“是你躲着我,还是我找不到你?”
时樾捡起账本上的笔,在指尖转了转,漫不经心的问:“我找你干什么?”
常剑雄说:“报复,把我欠你的拿回去。”
时樾一笑:“你有什么值得我报复?”
常剑雄伸手抓他的肩,强迫时樾抬头:“时俊青,你…”
时樾打断他的话,脸色森冷:“松手。”
常剑雄没动。
他刚刚用力过猛,时樾的t恤领口往后滑了一块———粗糙杂乱的刀疤横在裸露的皮肤上,像不走心的刺青,切开青年漂亮的肌肉,隐没在衣料下。
———————————————
这电视剧我已经看不下去了。
二位为了科学献身一下快去结婚吧,别耽误女主研发无人机

评论(5)
热度(89)

© 长风万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