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风万里

春去秋来,长风万里。
时光绵长,总有故事。

【常时/常青】过云雨

一个常剑雄不追司令小女儿,时樾一直是时俊青的七年后的au
算是少年时期的衍生。平行世界。

天阴下来的时候常剑雄正在写总结报告。
等他把笔扣上,外面雨已经大的快看不见人了。
走廊上有人在说话,常剑雄出去看了一眼:“吵什么呢?”
“副队,”两个士兵敬了个礼,“一所那边今天中午去咱们大队后边山上做测试,本来去了一队人,后来单独留下一个,结果下午突然变天了,听说山路冲塌了,山里信号差,人到现在都联系不上,车又开不进去,负责人急疯了,打电话问我们这边有没有办法进山,抢险队那边也打电话要借人。”
常剑雄眉头紧锁:“这天…飞机也开不出去,队长怎么说?”
士兵说:“队长跟您说的一样,没法飞,要了坐标准备就这么进去找,这会儿正点人呢。”
常剑雄点点头:“哦。”
士兵说:“那我俩就先进去了。”
常剑雄心不在焉的嗯了声。
两个人刚转过身,常剑雄突然拔高了声音说:“等等!你刚刚说几所的人?”
那个兵被他吓了一跳,小心翼翼的说:“一…一所啊。”

时俊青听见有人喊自己名字的时候以为自己出现幻觉了。

那声音被低沉的雷声压过去,隐隐约约的。
然后他支在山洞口挡风的外套就被人一把扯了下来,常剑雄裹着风带着一身水气进来,他眯着眼看清了守在一堆大大小小的设备前盘腿坐着的时俊青,把脸上的水一抹,如释重负的喘了口气儿。

常剑雄把沾满泥巴的雨衣脱了扔在地上,又摘了背包:“我草…终于找着你了,刚刚叫你怎么不吱声啊?”
“我以为我幻听了,”时俊青紧绷的神经一松,揉了揉太阳穴,“你怎么上来的?今天这么大雨,往咱们队里走的那条路没冲了啊?”
“全冲塌了,正抢修呢,抢险那边刚跟咱们借了人,”常剑雄把时俊青放在洞口的衣服捡回来,换了雨衣重新支起来,“我爬山进来的呗,你又不是没爬过…这他妈什么鬼天气,说下暴雨就下暴雨,你们出来测试前都不看天气预报啊?”
时俊青笑起来:“预报预报,预测报道嘛,山里的天就这样,气象站要是听了你这话,怕是要集体跳楼,哎你带吃的了吗?我快饿死了。”
常剑雄从包里掏出固体燃料扔在地上:“等等我先把火点上,黑灯瞎火的,冻死了,吃的在包里你自己翻。”
时俊青把身边的一摞树枝往前一推:“来来来,快点,现成的,我刚进来躲雨那会儿还说运气不错有现成的干柴,结果一摸兜打火机没了,简直天要亡我。”
常剑雄把火点起来,借着火光又从包里掏了件外套给他:“你怎么冻成这样?”
时俊青拿着饼干挖罐头,没空理他:“下雨那会儿我着急搬仪器啊大哥,一个个身娇体贵的,淋坏了我可赔不起,头儿把我卖了怎么办。”
常剑雄一边调通讯器一边笑着看他:“淋坏了你怕一所也赔不起,刚把你借过去几天就出事儿,你是不知道一所负责人今晚上打电话的时候都快哭了,就平常见了谁都绷着脸端着的那个,字里行间都是怕把你搞丢了咱们头儿找人突突了他,那真是真情流露了,我真该录下来给你听听。”

时俊青笑的不行,常剑雄坐在他边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拨拉着火堆。
常剑雄问他:“今天测试结果怎么样?”
时俊青脑子里过了一遍数据:“挺好的,有些地方免不了还得再调,不是什么大事儿。”
常剑雄说:“刚进训练营那会儿你就喜欢弄这些东西,现在理论跟实践结合了。”
时俊青说:“是啊,那会儿做模型,现在摸到真东西了,哎哟,想想就激动。”
常剑雄突然笑了:“我记得你当时成天熬夜看书,点灯熬油的,还拉我一起,就在宿舍后面那个天台上。”
时俊青说:“好意思说,哪天你不靠着墙睡觉?后来没来得及跑被教官逮了一回,把咱俩扔出来负重越野,我记着就是这座山吧?”
常剑雄一脸不忍直视:“快别说了,你一提这事儿我现在还腿疼。”
时俊青踢他一脚:“也不是没好处,咱俩第一次参加联合演习,不就靠着熟悉地形赢的吗。”
常剑雄说:“也是,说起来这山洞也是当时发现的,今天队长把坐标给我一看我就猜你肯定在这儿,幸好幸好,不然今晚翻完这一片山头我也不用睡觉了。”

时俊青说话的时候一直在揉太阳穴,常剑雄开始没注意,后来看他脸色不对,伸手去摸他额头:“头疼?你是不是发烧了?”
“可能吧,”时俊青被常剑雄的手冰了一下,抽了口冷气,“还真是,完了,刚在科研群体里混了半个月就被同化了,简直无颜面见江东父老。”
他为了最近要试的这台无人机连着熬了一个周的夜,铁打的人也扛不住,此刻病来如山倒,常剑雄刚来那会儿他脸色还正常,现在烧的通红,唇上也没了血色。
“我代表江东父老承诺不鄙视你。”常剑雄焦头烂额的好不容易从包里找出一板退烧药。这背包还是他临走时拿了本来要进山的战士的,东西准备这么全,常剑雄心说这回去得给个口头表扬。
时俊青就着水吞了两片药。
常剑雄皱着眉头又试了试他体温:“你今晚跟我挤一个睡袋。”
时俊青被水呛了一下:“啊?”
常剑雄说:“雨现在还不停,这又湿又冷的,你要是烧出个好歹,我怎么负责?”
时俊青艰难的挣扎了一下:“不…太好吧?”
“你不会在跟我不好意思吧?”常剑雄匪夷所思的看着他,“队里打篮球的时候你为了拖住我抱着我不撒手那会儿没见你跟我不好意思啊?”
时俊青:“………”
常剑雄接着说:“你诓我给你写总结报告的时候也没见你跟我不好意思啊?”
这人今天可能是吃错药了嘴炮技能满点,时俊青非常想就地跟他打一架:“你快他妈闭嘴吧。”

时俊青最后还是跟常剑雄挤了一个睡袋。
烧起来以后他冷的厉害,常剑雄没办法,只能把自己外套拉开,在睡袋里从背后把他裹进了自己怀里。
时俊青突然说:“常副队,上个周咱们队里有个小孩去一所拿设备,跟我说了个事儿。”
常剑雄被他这么郑重其事的称呼唬的不轻,下意识应了一声:“嗯?”
时俊青问:“他说你有女朋友了?我在一所才待了不到半个月,你动作这么快?”
“没有,”常剑雄一怔,不自然的清了清嗓子,半晌才僵硬的说,“还在追。”
“哦,”时俊青烧的头晕,含混不清的问,“长得漂亮吗?”
常剑雄斟酌了一下:“漂亮,挺好看的,是他们单位最好看的。”
时俊青说:“那要赶紧追啊,小心被别人抢走了。”
常剑雄说:“在追啊,他太能跑了。”
时俊青一时没反应过来:“跑多快啊你都追不上?运动发烧友?很酷啊。”
“不是。”常剑雄说,“是研究无人机的。”
时俊青怔住没答话。
常剑雄把脸贴在时俊青肩胛骨上,被他过高的体温蒸的耳根发烫:“他本职是特种兵,就是最近被军科一所借走了。”
时俊青呼吸一顿。
常剑雄说:“既然话都说到这里了,时副队,等雨停了…我能申请跟你谈个恋爱吗?”

———end———

开了一天你死我活的脑洞,最后还是想让他俩好好谈个恋爱先。

评论(34)
热度(207)

© 长风万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