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风万里

春去秋来,长风万里。
时光绵长,总有故事。

【常时/常樾】半日闲

时老师系列的最后一篇。前篇《少年游》  《韶光远》

我也不知道这么ooc的设定为什么还能写了三篇。

---------------------------

时樾坐在床上翻会议记录。
常剑雄在浴室洗澡,水声哗啦啦的传出来。
前天队里刚开会讨论完跟S市边防部队联合行动里的过失问题,定责的时候他说到做到,铁面无私,一点脸都没给常副队长留。
常剑雄也没脾气,一副任打任罚的样子,时樾训什么他听什么,态度极其端正。
会议气氛一度诡异的其他与会人员都以为自家正副队闹掰了,斟酌来斟酌去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
最后还是吴政委看不下去,尴尬的捡了个白脸的角色勉强跟时樾唱红白脸,强行打圆场。
开完会时樾又说留常剑雄有事,打发其他人先走。
吴政委犹豫半天,抗不住两位祖宗老神在在的盯着他,把他一个和事佬硬生生看的像个电灯泡,最后只能带着卖儿卖女的表情一步三回头忧心忡忡的关了门。

会议室门一关,常剑雄就靠过去揽着时大队长十分不走心的控诉:“队长你太狠心了。”
时樾手里还在写字:“我再狠心点就把你打包下放了。”
常剑雄赶紧讨饶:“太残忍了吧?”
时樾横他一眼:“长记性了?以后心里有事能直接跟我说不能?”
常剑雄诚恳的点头:“能。”
时樾狐疑的上下打量他几眼。
这人前天在他办公室还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仿佛刚到青春期的小崽子,现在就立刻开了窍,大脑发育的会不会太快了点?
时樾把他从身上扒拉下来:“站好了,严肃点,我说你前天不是专门来拱我火的吧?”
常剑雄一愣,心虚的别开眼。
时樾立刻明白了:“合着你也早就知道自己状态不对了是吧?这多长时间了,快一个月了?我每次想跟你谈谈你就给我东拉西扯,你能不能交代一下你想什么呢?”
常剑雄清了清嗓子:“我不好意思说。”
时樾哭笑不得:“那你就好意思挨骂?你什么毛病?”
常剑雄偷偷看了他一眼:“我真错了,以后不敢了,你别生气。”
“我不生气,我嫌丢人,”时樾拍了他脑门一巴掌,“你不是傻的吧?心眼都长哪儿去了?”
他心累的撇了撇手:“咱政委昨天跟我商量让你休个假调整调整状态,你做完检讨赶紧滚回去待两天充值充值智商。”
常剑雄没什么异议:“那你明天跟我一起回家睡。”
时樾把手里的笔记本拎起来抖了抖:“我后天早上要去开会。”
常剑雄理直气壮的说:“让司机顺路去接你,公事用车,不违反规定。”

浴室的水声停了。
常剑雄洗了澡出来,拿浴巾胡乱擦了两把头发。
他带着新鲜的水汽从背后靠过来抱着时樾,两具躯体妥帖的贴合在一起。
时樾任他抱着没动,问他:“烧退了?”
常剑雄在他耳边说:“昨天就好了。”
时樾没再说话,常剑雄用下巴慢慢蹭他肩窝,他下巴上有层细细的胡茬,扫的皮肉微微发痒。
时樾头也不抬的问他:“你想干什么?”
常剑雄劈手夺过他手里的东西,蛮横的把他压在床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想干你。” 

节操不要了,我的p姓朋友请不要点这里,求你了。

情事过后时樾衣服都没穿就进了浴室,常剑雄把扔的乱七八糟的衣服收起来扔进洗衣框,开了窗子通风,又跑去跟时樾挤在一起冲了个澡。
他把时樾堵在淋浴下的墙角里,拿手抹他脸上的洗面奶泡沫,觉得这张脸好像七年来都没什么太大变化:“时教官,你是吃保鲜剂长大的吧?”
时樾没理他:“你伤口没事儿?”
常剑雄把胳膊凑过去:“没事儿,包严实了。”
“作吧你就,”时樾往外赶他,“冲干净了就出去。”
常剑雄由着他往外推,套了T恤在屋里转了一圈。他俩快半年没回家了,厨房比刚装修的样板间还干净,吃的喝的几乎都过期了。
柜子里还有把干草,看上去像是半年前买的芹菜。
他把这些东西统统丢进了垃圾桶,最后艰难的在冰箱里找到两袋还在保质期内的面条,冲卧室喊:“时教官,我饿了煮个面,你吃不吃?”
他的时教官在浴室懒洋洋的应:“吃。”

时樾第二天天刚亮就起床准备去开会。
他站在门口拿着手机看短信,常剑雄给他扣常服衬衫的扣子,一路扣到领口的风纪扣。
常剑雄把衣服上几个细小的褶皱抻平,这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问:“你要去开什么会?”
时樾漫不经心的答:“听说下半年要组织联合演习吧。”
他严丝合缝的裹在笔挺的常服里,眉眼精致锐利,带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
常剑雄看了他两眼,趁他不备在他光洁的下巴上咬了一口。
“我操,”时樾抽了口冷气毫无防备的被他撞的倒退两步,“混账玩意儿,你给我…”
常剑雄已经眼疾手快的一把推上门把他关在了门外:“再见时教官!我给你等着看你回来收拾我!”

时队长在楼下等来了接他的车,兄弟部队一个姓王的队长也在车上。
两人握手寒暄了一会儿,王队长瞄他几眼,最后还是忍不住问:“老时,你下巴怎么了?”
时樾皱着眉头揉了把下巴,暗骂了声无法无天的东西,面上没什么表情:“家里养了个狗崽子。”
王队长挺感兴趣:“劲儿不小啊。”
时樾脸黑了一半,眼角飘出锐利的杀气,高深莫测的送了他一个微笑:“呵呵。”

全军联合演习在半年后正式开始。
蓝天利刃抽调了全部精锐兵力奔赴演习现战场,时樾和常剑雄各带一队按定好的战术互相给对方打配合。
出发前时樾给常剑雄整了整衣领,问他:“比赛吗?”
青年一双眼睛蓦然亮起来,伸手握拳横在身前:“比!”
他已经熬过求而不得的低谷期,如一把将将开刃的军刀,淬火锻锋,此刻挺拔刚毅的站在那里,年轻的眼睛里野心勃勃的倒映着他的梦想和未来。
他终将踏过千山万重,与所爱之人并肩。
时樾伸手跟他碰了碰拳头,笑着说--
“终点见。”
———end———

 

———end———

ps:

叫队长是敬称

叫教官是情趣

 

评论(38)
热度(116)
  1. 爱越越思霆长风万里 转载了此文字

© 长风万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