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风万里

春去秋来,长风万里。
时光绵长,总有故事。

【常时/常樾】凡人歌 11

时樾往后退了一步,常剑雄终于反应过来一把扣住他的手腕:“你去哪儿?”
时樾惊怒之下挣了一下没挣开,常剑雄又往前逼了一步,不管不顾的把他抱住了。
“常剑雄!”时樾急怒之下声音都变了调,“你他妈发什么疯,松手!”
“不行,”常剑雄把发颤的手臂收紧,含混不清的说,“你知道我找了你多少年?”
时樾脑子里的弦啪的断了,消耗了一晚上的耐心终于告磬。
他像一头在暗无天日的牢笼里关了多年的困兽,忍无可忍怒不可遏的终于亮出锋利的爪牙:“那你为什么给他看我的方案?!”
“对不起,”常剑雄沉默了一会儿,哑着嗓子说,“时俊青,对不起,怎么办?”
他松开时樾,眼眶被酒精烧的发红,没头没脑的抓着他问:“怎么办?”
时樾耳边嗡的一声,仿佛被拽回当年几近走投无路的绝望里。
他怒视着眼前的人,那种措手不及被一刀捅在心口上无法置信的疼让他几乎想抽常剑雄一耳光,手抬起来又硬生生放下了。
什么叫怎么办?
这么多年挣不开放不下的疼,他怎么知道怎么办?
时樾一把甩开了扣在肩上的手,他急怒攻心,指尖发抖,用力过猛有些脱力,靠着墙剧烈的喘了几口气。

常剑雄没再吭声,他退了两步坐在床边,垂着头抬手捂着眼,脊背绷的发颤。
床上的被子被他带了一下掉在地上,时樾心烦意乱的在屋里转了几圈,把被子捡起来摔在他身上,从包里掏出打火机甩门走了。

 

时樾脱了外套站在院子里抽烟,被冷风一吹,暴躁的情绪才慢慢平静下来。
他突然想起来常剑雄晚上哼的跑调跑到姥姥家的歌是他们本科时学校的校歌。
松下去的神经一瞬间几乎又尖锐的绷了起来。
他们之间维持了四个月的平静像一块被突然敲碎了的玻璃,然而常剑雄喝断了片,明天天亮了他能记得几句话?
这些碎了一地的玻璃茬全落在时樾眼前,捡不起来,走不过去。
他第一次开始后悔当初在L大建工系的教师名单里看到常剑雄名字的时候没有换一所学校应聘。
过去的东西就应该让他彻底的过去,放任死灰复燃,迟早还是要引火自焚。

一根烟燃到尾,时樾疲倦的靠着柱子发呆,思维清空以后突然听到几声细小的啜泣。
时樾往旁边找了两眼,不远处的花坛边团着个黑影,哭的挺忘我。
他尴尬的咳嗽两声,那哭声立刻停了,人好像受到了惊吓,影子抖了抖。
时樾有点头疼:“别害怕,是我。”
那影子动了动,犹豫半晌,走了过来。
时樾借着小院里照明的灯光一看,是周葵。
时樾从外套口袋里摸了半天,递过去一张纸巾:“两点了还不睡,怎么了这么伤心?”
周葵接了纸巾在时樾脚边的台阶上坐下,抱着膝盖团成一团,像个固执的小刺猬。
她专心又哭了一会儿才说:“跟男朋友生气。”

时樾哑然失笑。
周葵愤愤的看了他一眼:“老师你在笑我吗?”
时樾摆摆手,把烟掐了:“没有,就是觉得你们这个年纪真……可爱。”
周葵没信他的鬼话,兀自难过了半晌,问他:“老师你怎么也没睡?”
时樾被她问的一梗,拿自己小时候最讨厌的话回答:“大人的事呢,小孩不要管。”
周葵撇撇嘴,小声问:“跑到外面抽烟,跟常老师生气吗?”
时樾一时间头都大了:“什么鬼。”
周葵接着问:“时老师,你跟常老师是不是早就认识?”
她仰头看了时樾一眼:“出去写生的时候我跟常老师去买啤酒,他钱包里有张照片。”
时樾一愣。
周葵不依不饶:“是你们的合照。”
时樾有点招架不住,强行把话题岔开:“心情好了?心情好了回去睡觉吧。”
周葵被他一句话问的又板了脸,哼哧了半天说:“当然没有。”
“哦,”时樾点点头,漫不经心的问,“那要分手吗?”
周葵牙疼似的抽了口气,奇怪的问他:“时老师,你应该没谈过恋爱吧?”
她小声嘟囔:“哪有一生气就分手的。”
时樾没答话。
他还真没有过处理此类感情问题的经验。
他谈过的两次恋爱,第一次是离经叛道,开始的莽撞也结束的潦草,可能是因为彼此太熟悉了,也可能因为他们当时根本就是走岔了路,所以后来把很多必要的步骤都跳过去了。
第二次就更简单,成年人的世界里爱情永远都不是第一位的,吵架解决不了问题,所以有矛盾的时候,你喜欢她,那就退一步,要是退一步也解决不了,那就算了。

时樾抱着外套蹲下来,问周葵:“气成这样还不分手啊?”
周葵小声嘁了一声:“生气是因为我在乎他呗。”
“这么快就想开了?”时樾一笑,“准备原谅人家了?”
“不,”周葵恨恨的咬牙,“我这叫再给我们的关系一次重新开始的机会。”
时樾不知道她哪来这么多歪理,被她绕的头疼:“你当年填高考志愿为什么没去学中文?有没有人跟你说过建筑学不太适合你发挥?”
周葵顺杆爬,继续一本正经的文艺:“这个世界上很多东西真体验起来和想象起来是不一样的嘛,我才不要把红玫瑰磨成蚊子血。”
时樾沉默了一会:“这个我倒是同意。”
周葵看了看他,又把话题绕了回去:“时老师,你以前就跟常老师关系很好吧?”
时樾一笑:“不好,我跟他有仇。”
周葵明显不信,心不在焉的“哦”了一声。
时樾站起来看了看手机:“好了,快两点半了,回去睡觉吧。”
周葵这会儿心情好了很多,依言站起来:“时老师晚安。”
“时老师,”她走了几步,突然又问:“喜欢安藤的是你吗?”
“常老师有一门选修课,全建工都知道,”小姑娘往掌心呵了点暖气,站在门口回头看他,“他的讲义每年都换,但是每年都要讲安藤忠雄。”

———tbc———

评论(16)
热度(78)

© 长风万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