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风万里

春去秋来,长风万里。
时光绵长,总有故事。

【常时/常樾】凡人歌番外·归故里

一个突发的番外。

时间线在红尘客之前。

———————————

常剑雄洗了澡出来的时候时樾正窝在被子里看案例。

常剑雄擦了头发,靠在他身边伸手抱着他。

时樾看了他一会儿,把平板放在床头柜上,关了灯,伸手扣着他后颈跟他接吻。

他们年少时接吻像撕咬做爱像打架,此刻却唇齿相接的平静又温和。

 

我的P姓好友应该不会点开这里叭

 

时樾去洗了澡,常剑雄把床单扯了换了一床新的。
早春的夜里还是带着凉意,他急匆匆的掀开被子窝进被子里,很累但莫名的毫无困意,于是开了床头灯又把平板拿过来接着看资料。
常剑雄跟着他看了两页,问:“你去看过光之教堂了吗?”
“没有,”时樾沉默片刻,“一直没时间。”
他们做了三年同学,两年恋人,七年陌生人。或许是相遇的时机太巧,再早一些就没办法生出什么旖旎心思,在一起的日子就会在“长大”以后被轻飘飘的扫进黑历史名单里。而再晚一些,大概就不会赤诚坦然的去爱一个人。
这过去的七年,常剑雄不抱希望的找,他没什么目的的回来。他们终究错过了彼此年轻时锐利昂扬一往无前的模样,却有幸在这之后携手共度余生。
大概有些相爱教不会的事情,离别可以。

常剑雄跟着时樾安静了一会儿,又偏过头去含着他耳廓舔来咬去。
被子下他的腿还压在时樾小腿上,像盘根错节长在一起的树枝。
时樾懒得管他,任他动作。
常剑雄在他身上磨了会儿牙,倒是还记得明天还得上课,还算收敛。
他用手撑着下巴看了时樾一会儿,叫他:“时老师。”
时樾目光还粘在平板上,下意识的应:“嗯?”
常剑雄继续喊他:“时老师。”
他的嗓音沙哑低沉,尚且带着浸透了情欲的热切。
时樾愣了一下,终于反应过来,脸立刻黑了:“你给我闭嘴!”

常老师第二天被他家时老师拽着手腕拿画图的尺子抽了两下手心。
常剑雄长这么大第一次被打手板,三观碎了一地:“时老师,体罚是会被投诉的。”
时樾一听“时老师”三个字就来气,在他掌心又敲了一下:“那你投诉去啊。”
常剑雄把手摊在他眼前也不缩回去,垂着头看他:“疼。”
时樾把尺子扔在桌子上:“活该。”
他突然想到什么,挑眉看着常剑雄:“你跟谁学的装可怜?”
常剑雄没说话。
常老师在回忆上周没交作业的那位同学是如何打动了铁面无私的时老师。

时樾对他这种多年如一日的想什么都摆在脸上还不自知的行为简直哭笑不得,转身要出去拿笔记本画图。

常剑雄正在发呆,冷不防看见他转身,下意识一把抓住他胳膊:“别走。”

时樾不知道他这又是哪一出,笑着看他:“又干什么?”

常剑雄看了他一会儿,伸手抱住他:“我错了。”

或许是被刚刚脱口而出的话一激,抑或是终于有了勇气去撕他们之间最初的那层隔膜。他突然想,七年前他应当跟时俊青认错,而不是一味想着怎么说对不起。

时樾一愣,想抬头看他。

常剑雄扣着他后脑,把脸埋在他肩上:“没有下一次,你相信我。”

时樾沉默良久,笑了:“嗯。”

他抬手捋了把常剑雄的头发:“清明跟我回趟家吧。”

———end———

 

 

 

评论(10)
热度(65)

© 长风万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