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风万里

春去秋来,长风万里。
时光绵长,总有故事。

【常时/常樾】午时风 1

·剧情线较原著有变动,以及回避了两人同女主的感情线,我个人不太能接受【同时】进行的bg线和bl线。
·写着玩
·ooc。 

2  3  4  5  6-end


常剑雄同清醒梦境的服务生要白酒的时候多少有些仗势逼人的意思。
他近来非常不爽,听闻南乔被灌酒戏弄的消息的时候负面情绪基本到达一个峰值,于是清醒梦境的服务生和那两位耍贱踢到铁板自找倒霉的投资商一起撞上了枪口。
服务生简直脑袋疼,郄浩被抓着问怎么办,也脑袋疼:“老子又不是十万个为什么,屁大点事儿都要问。”
休息间躺在沙发上的男青年坐起来,不咸不淡的接话:“他要就给他上,没有就去买。” 
服务生领命而去,沙发上的青年扯了扯身上的外套,出门晃了一圈又回来,郄浩跟他换了个眼神,凑过去给他点烟的空档,低声问:“是他?”
青年略一点头,坐在那里抽烟。
事情的发展有些出乎意料,郄浩觉得脑袋更疼了:“他来干什么?上头疯了?”
青年按了按他的肩,示意他冷静:“我觉得是巧合,时间快到了,别打草惊蛇。”

两个投资商被常剑雄和他带来的一个男人灌的找不着北,进卫生间吐了两三回,再回来趴在茶几上就起不来了。
服务生一看就是被嘱咐过,叫救护车的时间掐的刚刚好,医生畅通无阻的进门把人像醉猪肉一样训练有素的推走了。
常剑雄把一起来的人打发走,又索然无味的在酒吧坐了一会儿,酒吧闹得很,常剑雄并不喜欢这种氛围,很快叫来服务生结账走人。
电梯直通地下停车场,常剑雄一晚上也喝了不少酒,夜风一吹酒意散了些,人也清醒了,才反应过来自己喝了酒没法开车。
他靠在车门上打电话找司机,电话本刚翻出来,地下停车场另一端隐隐约约传来吵闹声。
按常理来说,常剑雄不会对这种事感兴趣,他没那个美国时间多管闲事日行一善。
但是他从嘈杂的声音里分辨出一道略微有些熟悉的声音。
那声音他已经七年没听过了,但在七年之前,却是同吃饭喝水一样熟稔的东西。这道声线此刻从这个地下停车场乱七八糟的传出来,劈开数年的光阴,仿佛一个阴谋。
常剑雄把手机放回兜里,贴着车悄无声息摸了过去。
吵闹的源头是一场如同“闹着玩”的对峙———一方来势汹汹,另一方只有一个人,由于差距太大,看起来像过家家。
那身单力薄青年似乎没有处于下风的自觉,兀自靠坐在一辆车前盖上,丝毫不见紧张。
“放你们进来卖货?你们可别是智障吧?清醒梦境靠什么赚钱诸位心知肚明,我倒是有心共同富裕,只怕安姐要扒我的皮。”
青年漫不经心的把手里的东西往对面某个人身上一扔,接着说:“争地盘之前不如先管管手下人,不过话又说回来,都自产自销了也挺好,省的你们在条子手底下东躲西藏找销路。”
“时樾!”对面领头的被他左一句右一句拱火拱的眼看要炸,“你信不信我今晚在这儿就剁了你?”
“哎哟,”青年低头笑了笑,“那你信不信你今晚剁了我,明天安姐就抓你去喂狗?”
青年说话的时候略一偏头,常剑雄突然看清他半边脸,脑子里轰一声就炸了。

打发走了一帮混混,时樾咬着烟还没走两步,突然被人拿住了肩。时樾眼神一冷,挣都没挣手肘顺势往后撞,来人吃痛闷哼一声,却不肯松手。
“清醒梦境靠什么赚钱?”常剑雄锁着时樾的肩,微微弓着身子,“k|粉?摇t丸?还是大|麻?”
时樾一愣。
常剑雄又补上一句:“啊?时俊青?”

评论(13)
热度(140)

© 长风万里 | Powered by LOFTER